主頁 - 憬夜 - 登入 - 分類列表 - 文章列表

夜┐

我只是很簡單的90後
在街上都可以隨便找到我
您好 ,我是憬夜
此命名是因為我愛上黑夜
愛她的沉默,優雅
更愛上了她的寂寞
願我可以成為黑夜的一部份

我唯一會的就是寫東西
我亦希望繼續寫下去…
只是因我,愛上文字
就算讀者只得我一個
我都會繼續寫下去

我要成為文字玩弄者


目錄

守則

關於憬夜

純粹心得

- 長篇小說 -



- 情緣三部曲 -

或者,跟你是一個注定

握手、牽手、別放手

你幸福就可以了

- 中篇小說 -

曉禍

S for Story

- 短篇散文 -

Fairyland

緣与文件夾

月夜下的蘋果茶

闇黑交響曲

據說回憶,未完待續

開到荼蘼花事了

- 詩集 -

偶爾

〈W for Wedding〉

一場華麗的婚禮,不過是金錢所堆砌的一場夢
再綺麗的婚紗照,再漂亮的婚妙,只是強調大家同床異夢
我不愛你,還要迫自己結婚,最對不起的人⋯⋯
是我自己



「柳小姐,我想請妳去日本一趟,我要妳調查我的未婚妻⋯⋯」

出差對於柳煋瑋來說不算罕見,只是出走日本的時間相當趕急,因為今次要調查的對像現在大阪留學,但完成學業只餘一個月,她有問過為什麼不等未婚妻回來?

「我接受不到一句解釋都沒有就說不結婚⋯⋯」

有錢就是任性⋯⋯柳小姐暗忖。

委托人將未婚妻在日本的資料都傳送給她,由收款、訂機票,再而來到機場用不上半天時間,她只能在侯機室裡細閱內容,由學費跟住宿的費用都出至未婚夫,難怪資料如此詳盡,要不是委托人公司業務分身不暇,才不得以請她去找人。

柳小姐在日本尚是個識途老馬,要找出並不困難,只是要如何接近當事人要花點心思。她把平板電腦合上, 柳小姐扶額望窗,盤算下一步該要怎樣做。

首先要確定她是否仍然由委托人租的單位繼續住⋯⋯


她將外帶飯盒處理好後,便繼續整理寓所的行李,觸及放在一旁的污衣籃,還是先拿去洗衣吧。

她提起污衣籃走到樓下的自助洗衣鋪。因為身處的並不是遊客區,大多數是都住附近的留學生,這半年來都見熟的都會打面照。今日反而有點冷清,除卻她就只有一位東方面孔的陌生女士。

她行雲流水將衣服扔進洗衣機,技放硬幣,按鍵。便在一旁等待。

反觀那位女士愁眉苦臉,拿起手機對照,念念有詞:「為什麼沒有英文……」
她聽得出是同鄉,不過沒有打算理會,免得讓人覺得她多事。

「Excuse me……」那位女士開腔,在這個洗衣鋪只得兩個人,她也不避嫌,走去她身旁:「妳有什麼地方不明白?」

「呀!妳都是香港人!太好了。」女士如釋重負:「全是日文我看不明白。你可以幫我嗎?」

她教女士按鍵及付款,總算解決了洗衣的問題。既然都打開了話匣,自然都聊其他東西,例如來日本做什麼、附近有什麼好吃的之類……忽然,她留意到女士左手無名指上有獨特的線圍著,她好奇:「那個紋身是代替婚介嗎?」

女士望望手指,笑而不語。「妳呢?有沒有男朋友?」

她啞然。「真是的……妳這麼漂亮,怎會沒有男朋友。」女士覺得自己問了多餘的問題。

「原本打算結婚。」她目光仍然停在女士的紋身:「婚介還可以脫下,但紋身是一輩子的事,是何等大的信心令妳選擇紋身?」

「因為我怕自己遺忘衷心……」

「一輩子就是太長……」她稍仍停頓,續說:「明明我知道結婚對像永遠不會是自己最愛的那個人,所以我和誰人結婚都沒所謂……當想到要跟那個人縛在一輩子的時候,我竟然是猶豫不決,又見到他送的求婚鑽介,我感到胸口被壓著一樣,喘氣不來……然後我想,其實自己沒有想象中愛我男朋友。」

「妳推翻了過去的自己。」

「是。其實他是好男朋友,可是好就代表我想要嗎?或者這樣說:契合不會因為時間長就可以合得來,只會令我發現他的缺點……我騙不到我自己。」

這時,她的洗衣機發出完成的聲音,她打斷話題,將乾淨的衣服拿出。

「我洗好了。很高興認識妳。」

「很高興認識妳。」

她回到寓所,將烘乾的衣服放回衣櫃裡。然後,她在抽屜裡拿出一個絨面的首飾盒,打開後是一顆3卡10份的鑽介,他說是以她的生日日期去選的。

她憧會浪漫、會花錢在她身上,將她寵愛到極致的男人,並不是她靈魂渴求的那個人。

柳煋瑋將錄音剪好後便傳給委託人,今次的調查真有難度,她好不容易接近她,卻套不出什麼來。她攤在床上,深明每個人背棄愛情的人都有自己理所當然的理由,她早就麻木。她往天花伸手,目光停留在紫色的「指環」上,如果花錢可以獲取渴望的答案,那有誰人可以給她解答存在心扉裡的未知。

全球正流行一種傳染病,似乎超出大家預期,令到各國都要採取緊急應變,連學校要提早結束課程,她比原定計劃要早兩星期返回香港,這個突如期來的改變令她不得不將消息告訴前未婚夫,看看能不能更改機票。

「柳小姐,因為疫情她要提早回來,我已經連同妳的機票都買好了,請妳繼續跟蹤她,機票資料一會電郵給你。」

幾日後啟程回去。她登上商務客位,發現她的位置被人坐了,她再三核對,肯定是對方坐錯位。

「不好意思⋯⋯這個位置是我的⋯⋯」

「欸?」當對方揚起頭,她認出是洗衣店那位女士。「是妳!那麼巧合!」柳煋瑋說。「我坐錯位嗎?原來我把AB看錯了位置,真是⋯⋯明明說了要訂窗邊位,現在出糗了,我給妳換回座位吧。」

「沒關係⋯⋯妳都要回香港嗎?」

「是呀,疫情更趨嚴重,老公要我趕快回去。」

大家都整頓一會,便各自各做自己的事情。不久揚出飛機師的廣播,空服員又提示各人扣好安全帶,柳煋瑋留意到她的不安。在資料裡提過,她患有驚恐症。

飛機準備滑行,她的臉色變的更差,額角更冒出汗,一時情急,柳煋瑋握著她的手:「妳還好嗎?要喝些水嗎?」

「我有點緊張⋯⋯妳陪我聊一下⋯⋯好嗎?」柳煋瑋的掌心轉來溫熱,讓她感到一份的安心。「其實我很怕乘飛機。但很矛盾地喜歡去旅行。」

「不考慮坐遊輪?」

「太慢活了,不適合我。我喜歡去韓國、日本或者台灣,往返香港不會太長時間。如果不是疫情,我還想去一趟四國才返香港。」

「不想回香港是因為原本的婚姻嗎?」

「嗯⋯⋯我說過他很好,好到一個地步是整個婚禮不用我煩惱,他安排好不同的計劃供我選擇,甚至我任性說在婚禮前半年,我說要來日本唸書,他都幫安排好學校、訂機票和住宿,我準時出現機場就可以⋯⋯」

「正因為他的好,妳才想跟他結婚,不是嗎?」女士八卦。

「其一吧?主要原因是我想安定吧⋯⋯在過往的愛情遊戲,我會沉淪於被寵被愛的感覺,過份沉淪的結果就是連自己都迷失,我找不到我自己存在意義,我的價值是什麼?我以為跟他一起,再而結婚,我可以肯定我的定位,結果並不是……反而令我討厭他,甚至出走日本讀書都只是離開他的視線。」

「現在回想,他其實很可怕⋯⋯我的行程對他來說是瞭如指掌,如果⋯⋯我嫁給他,甚不是活在牢獄裡?」她停頓一會,輕吐:「現在他派了個人監察著我也說不定⋯⋯」

柳煋瑋瞇起眼線,以笑容掩飾她的慌亂:「妳都挺了解自己的男朋友欸。」

「就是因為愈了解,才會更加明瞭這個男人不是我想要。既然如此,趁著一切未開始,那來一個乾脆的結束,對大家都是好事。小姐,多謝你陪我聊聊,我有點累,我想睡一下。」她跟柳煋瑋終止話題,再調好椅子的角度,直到飛機的廣播才醒過來。

由日本返回香港不過三小時多一點時間,沒有過份時差感,她抖一抖神,總算在驚恐中恢復過來。待步入機場大堂,見到熟人的身影,才有點意識已經回到香港。

「歡迎回來!」那男人自然接過她的行李。

「這位是⋯⋯」柳煋瑋不見委托人有點奇怪⋯⋯道理上會來接機吧?

「我哥,今次旅程多謝妳。小姐。有緣會再見吧?」

「對,有緣會再見。」柳煋瑋跟他們分別。

登上車後,哥問:「妹,想食什麼?」

「我⋯⋯想先去屯門收拾東西。」

她站在屬於二人的新居前,握著鑰匙躊躇不前,再細想一下,她沒需要怕他,她只是拿回自己的東西。

她先按門鐘,似乎沒有別人,她才安心扭開門把,這間新居裝修得十分時尚,全部都按照她的要求去裝置,連偏廳設計成一個畫室,好讓她有空間作畫,

她當然不會否定他對自己的愛,只是,他的愛令她無所適從。

在新居裡,屬於她得東西並不多,連飛日本前送過來的東西還未打開,可想而知他不敢動自己的東西。正好,她不用慢慢地收拾。

她目光停留在牆上的油畫,是他們在韓國時拍的婚紗照。明明這輯相片十分完美,連攝影師都問他們可唔可以放上專頁作宣傳用。但她看上去十分礙眼。

是妝容有點浮誇嗎?還是經修輯後有點認不出自己呢?又或者他身上那套銀色西裝真的不合襯⋯⋯不,最礙眼的是自己笑容太虛假。

由求婚到拍照,安排海外證婚到宴會請客事宜,一點意思都沒有。起初她以為自己並不熱衷這些繁文縟節,現在靜下細想,只是對著他沒有結婚的意欲。

對自己坦白,其實不是壞事。

「走吧,都沒什麼好留戀。」她拉著行李踏出門口,頭也不回一下。


當他回來,見到原本放在這裡的行李不見了就知道她上過來。她似乎連說再見都不願意。

柳煋瑋說她是一個很無情的女人,視愛情為一場遊戲。看似灑脫不羈卻將婚姻當作一個救生圈,偏偏他對她就是著了迷,即使她已說明不愛自己,他阻止不到自己的思念⋯⋯

他最後選擇打電話給她:「喂⋯⋯妳回來了⋯⋯妳還好嗎,很抱歉公司有事我不能來接機⋯⋯」

「哦。」她冷淡回應,她根本不在意他會不會來接機。

「那個行李不見了,妳回來拿走嗎?」

「是呀。」

「其實現在不結婚,那我們推遲婚禮好不?你是不是還想唸書,待疫情緩和,再報新課程,之後才結婚好嗎?」

「夠了,你不用再裝傻好嘛,你真的以為我不知道你派人去日本跟蹤我嗎,我不跟你結婚不是因為有第三者,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在結婚前還要獨個兒去留學?」

「我不知道,亦不明白,我有什麼做得不好?」

「哎,一切都不關於好與不好的問題,你很好,你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一個完美男朋友,但是我不是要好的男朋友,好的老公,我需要自由。」

他沉默了。

「你是一個很舒適的鳥巢,可惜我是過渡的候鳥⋯⋯你值得尋找更好的,不要再浪費時間在我身上。」

我送你離開,只因我想逃離名為「愛情」的牢籠
你還我自由,讓我去尋找屬於我千里天際

文章分類:S for Story

發表新留言
名稱